春盡歲藏,力盡今夕

2019/3/8 20:46:00 手機版
  歲晚相與饋問,為“饋歲”;酒食相邀呼,為“別歲”;至除夜,達旦不眠,為“守歲”,蜀之風俗如是。余官于岐下,歲暮思歸而不可得,故為此三詩以寄子由。
  欲知垂盡歲,有似赴壑蛇。修鱗半已沒,去意誰能遮。
  況欲系其尾,雖勤知奈何。兒童強不睡,相守夜歡嘩。
  晨雞且勿唱,更鼓畏添撾。坐久燈燼落,起看北斗斜。
  明年豈無年,心事恐蹉跎。努力盡今夕,少年猶可夸。
   ——《守歲》 宋 · 蘇軾
  不知為何,很喜歡蘇東坡的這首五言古詩,詩意明白易懂,且妙用比喻,將快要辭別的年歲,精妙地比作了游向幽壑的長蛇。此時此刻的我眼中,仿佛一條金鱗大蛇,無情地吞噬了舊年那令我們熟知的一切,呼嘯著匍匐而過,什么都沒有留下。
  春節的腳步離我們了,又遠了,新春的氣息,濃了,又淡了。遠去的,是肖復興筆下曾經濃烈的年味,淡去的,是人們對春節那種厚實的憧憬。
  戊戌狗年的春節,與前幾年的春節相比,毫無特色,空氣中還是那種淡泊的新春氣息,甚至比往日的更淡了,好似一個不知姓名的人,不停地在這新年的大桶里不停地灌著自來水,看似越來越淡,但始終也不會消失不見。
  新年到了,相距千里的人兒乘著飛機,高鐵,相繼趕回千里之外,魂牽夢繞的家鄉,和家人聚一聚,吃上一頓一年一次團圓飯,看上一次畫風千年不變的春晚,這樣的場景幾乎每年都會在漂泊在故鄉之外的游子們身上發生一次。一些因為工作原因不能回家團聚的,一個人守著飯桌,電視,自娛自樂的在手機上搶搶紅包,看上去過得也挺自在。
  總聽別人說年味淡,故鄉遠。改變,離心很遠,卻離行動很。
  心急總是吃不了熱豆腐,熱心而不失冷靜地去工作,去學,只要傾注了自己的熱血,再冷心的種子也會發芽,當遇到磨難,不是低頭,而是問自己:“冬天到了,春天還會遠嗎?”
  我想當春天真正到來的時候,她一定不會虧待勤勞的人。
  不要再抱怨你安慰淡了,新年本該屬于心懷大志,滿懷熱枕的人。
  后記:未來有幾個名字;對軟弱的人來說,未來叫做不可能;對游離不定的人來說,未來叫做未知;對于深思熟慮且有勇氣的人來說,未來叫作理想。

 

CopyRight @2021 www.nakajimasaki.com 課后學習網 All Rights Reserved

阜南县| 门头沟区| 阿图什市| 余干县| 宜章县| 普宁市| 诸暨市| 滦平县| 城固县| 全南县| 铁岭市| 龙南县| 阿巴嘎旗| 抚远县| 红安县| 行唐县| 临安市| 沁阳市| 龙里县| 南阳市| 长垣县| 乡城县| 临安市| 锦屏县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