味中真君子

2019/3/10 8:21:00 手機版
  如果老家寧夏的灘羊肉能算人的話,我想,他一定是一位心胸開闊、忍辱負重、隨遇而安的真君子。
  普天之下,食材種類繁多,然而若想要找出一種能如這位君子般有如此多烹飪方法的食材,卻委實不易。
  每年我回老家時,奶奶總會給我做各式各樣的羊肉,使得我自小便記住了那種肥而不膩、鮮香滑口的味道,而更令我印象深刻的,便是它繁多的烹飪方法,以及其中體現出的它博大的胸襟、和而不同的品質。
  灘羊肉,這一普普通通的西北食材,正因為對任何佐料以及所有烹飪方式來者不拒,至今仍占據著家鄉人們餐桌上的一席之地。
  在老家,人們有著各式各樣烹飪羊肉的方法。種種做法中最送飯的,莫過于羊肉酸菜,羊肉與火辣的酸菜碰撞出饞人的爽口,入口時以噴涌而出的鮮香汁液使我陶醉其中。而當把羊肉切成肉丁,與勁道的刀削面相結合時,做出的臊子面也是令人“愛不釋口”。即便是羊的內臟,也可以制成辛辣的羊雜碎。雖然羊肉與許多佐料都可以完美結合,但若是將羊肉單獨拿出來制作清湯羊肉,羊肉原本的味道便被最大限度地彰顯出來,這種方法能在清湯的襯托之下突出羊肉本身的鮮美,入口時絲絲入扣的細膩令人難以忘懷。可以說,羊肉多種多樣的做法,既體現出它如君子般的包容萬千,也說明羊肉具有君子和而不同的特性。
  灘羊肉這種寬廣的胸懷,其實也與它的歷史密切相關。
  相傳,蘇武出使到匈奴后見了首領單于,單于把蘇武發配到北海去放牧。蘇武回國心切,經過幾年的艱苦跋涉來到了鹽池縣境內,在這里,他把漠北的羊只送給當地的農戶飼養。從此,鹽池灘羊漸漸繁衍開來,也就有了今天的灘羊。灘羊似乎繼承了蘇武忍辱負重的精神,在土地貧瘠的鹽池地區仍然茁壯成長,造福了一代又一代的人們。這個傳說自然是無從考究,但是不可否認的是,灘羊確實見證過民族的融合、歷史的變遷。
  在寧夏,傳統的吃羊方法多種多樣,比如回民首創的手抓羊肉、燒烤羊腿等吃法,還有如清燉羊肉、酸菜羊肉等民族大融合后漢人的吃法。從吃法的顯著差異來看,羊肉似乎以一種隨和的姿態,接受了歲月的洗禮,見證了民族的交融以及華夏的變遷,彰顯出它如君子般隨遇而安的特性。
  所以每當我品嘗羊肉時,吃到的似乎不止是一口肉,而是西北地區自西夏至現代幾千年的民族演化史,這令我眼中的羊肉增添了一份歷史的厚重感。羊肉這種隨和的姿態似乎正印證了它在飽經漫長的歷史變遷后,練就了極強的包容性。
  也許海納百川的胸懷、隨遇而安的氣度、忍辱負重的精神,就是灘羊肉鮮香肥美的秘訣吧。我想,真正的君子,正如羊肉一樣,善于以廣闊的胸襟接納別人的觀點,同時不失本心,并且能吃苦耐勞,隨遇而安。
  如此看來,這位造福西北民族的美食,確是一名真正的君子了。

 

問題推薦

    CopyRight @2021 www.nakajimasaki.com 課后學習網 All Rights Reserved

    中文天堂最新版在线www-bt天堂网www天堂-电影天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