萬物都忘記了時間

2019/3/17 10:18:00 手機版
  十二月,他獨居西湖湖畔。
  “公子,今年的雪好大,整整下了三日未停。”小廝端著一杯茶,挑開門簾進來,衣服上都是細小的雪花,星星點點地鑲嵌在他的身上。
  小廝正要把雪拍掉,他的目光淡淡地從書頁上移開道:“別拍。”
  “啊?”小廝不解道。
  “來,離這火爐些。”他招手道。
  小廝緩緩走過來,他的眼睛一直注視著那些細小的雪花,眼睜睜地看著他們變為一滴滴晶瑩剔透的眼淚似的,說道:“或許他們也是怕冷呢?”
  “怕冷?”小廝笑了,道:“公子,哪有怕冷的雪呢!”
  “為什么不能有?”他反問道,步步緊逼:“若是有怕冷的雪,不敢撲火的飛蛾,不服天命的世人,又如何呢?”
  他疾步走到門口,掀起門簾。漆黑的天穹,如雪又似雨的點點白色在空中盤旋飛舞,像在恣意地跳一曲凄美的舞。他靜靜地看了很久,終于又緩緩地放下了手。
  “今日,我們去湖心亭。”是日更定矣,他說道。
  “啊?”小廝驚道:“大雪方停,外面正是最冷的時候,湖心亭有什么好看的?”
  他什么也沒說,垂目只顧自己穿衣,拿上爐火獨自前往湖心亭。這么多年,他早已慣省略無所謂的解釋。
  外面是白茫茫的一片,一切都是在素紙上留下的淡淡刻痕,仿佛輕易就可以抹去和覆蓋。踏在雪上發出窸窸窣窣的聲音,身后留下一個個深色的腳印,在寂靜的光潔的這里,是不多的體現存在的東西。
  他望著眼前的祥和,身邊站著一個個和他一樣的人,他們的臉上是血污和傷口,他們的頭發上沾滿了泥土,他們在冬天裸露著發紅發紫的皮膚,他們徒勞的張著嘴巴露出潰爛的口腔卻發不出聲音,他們皺著眉頭扭曲著面孔也流不出眼淚,于是只能空洞著無神的眼睛……
  他深深地閉上眼睛,國破家亡,為大丈夫皆當衛國殺敵,他又如何愿意偏居一隅茍且偷生置百姓于水火而不顧?可是,他越是處于中心就越發知道此間黑暗,根本遠非他一己之力可以做出改變。
  湖面凍結了,舉目望去,既無飛鳥可借他雙翼,也無游魚可借他一尾,湖心亭遠遠的漆黑了,他多想過去,可是終卻不能夠。
  忽然他看見,岸邊凍結的冰面上,有一只小舟。舟上站著一個人高舉著火把。火光粼粼,卻不能照亮那人臉半分。
  只聽見那邊有人朗聲說道:“心有火把不知何處點燈,空有舟楫無水許我渡人。罷!罷!罷!”
  他一陣歡喜,眼眸中仿佛是點點星光飛濺入水般明亮。待他走上前,卻只看到火光越來越暗,似乎離他越來越遠,待到他走上前時,只看到空蕩的湖面,好像一切都不曾發生過。
  他站立在原地,天空又開始零星的飄雪,萬物好像都忘記了時間。

 

問題推薦

    CopyRight @2021 www.nakajimasaki.com 課后學習網 All Rights Reserved

    中文天堂最新版在线www-bt天堂网www天堂-电影天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