晁補之《臨江仙·信州作》賞析

2020/11/8 23:19:00 手機版

  臨江仙·信州作

  晁補之

  謫宦江城無屋買,殘僧野寺相依。松間藥臼竹間衣。水窮行到處,云起坐看時。

  一個幽禽緣底事,苦來醉耳邊啼?月斜西院愈聲悲。青山無限好,猶道不如歸。

  【賞析】

  這首詞表現出一種謫居異鄉的苦悶和厭棄官場向往故里的情感。

  “謫宦江城無屋買,殘僧野寺相依。”這兩句無一字虛下,先交代了全詞的政治背景,并為全詞定下基調。“江城”點明信州,“無屋買”是夸大之詞,表明信州的偏僻荒涼,這樣便自然地引出“殘僧野寺”一句。這里“殘僧”道出了僧人的年邁衰老;“野寺”表明了寺廟的荒僻簡陋。如此殘破不堪,而詞人還得與之相依為命,足見其命運、境遇的凄慘。

  “松間藥臼竹間衣”三句緊承“殘僧野寺”一句而來,寫其行跡。詞人并沒有因與殘僧野寺相依而感到凄慘悲傷,反而在松蔭竹翳的掩映下,一聲藥臼響,一角衣衫影,就能給心頭增加無限的歡愉。這里的“臼”和“衣”,由于意象的典型性,取得了以一當十的藝術效果。“水窮行到處,云起坐看時”兩句化用王維《終南別業》“行到水窮處,坐看云起時”詩句,雖然只是在文字的排列上略作調整,但由于將“水窮”“云起”突出到前景位置,其藝術效果也發生了一定的變化。“行到水窮處”是順寫,象征意義不大明顯,而“水窮行到處”強調了“水窮”,就突出了山窮水盡的意象,使人聯想到詞人在宦海中的山窮水盡。同樣,“云起坐看時”較之“坐看云起時”也突出了“云起”的意象,使人聯想到詞人此刻是在冷眼旁觀政治上的翻云覆雨。

  下片仍然描寫“野寺”中的所見所聞,但心緒的蒼涼、悲苦卻借景物的描寫較為明顯地流露出來。“一個幽禽緣底事,苦來醉耳邊啼?”這兩句詞巧妙地抓住“幽禽”悲啼的意象來抒寫自己的心曲:詞人曾試圖遁入醉鄉以遣歲月,但不知為什么,一個幽禽(杜鵑)又在醉酒之時來到耳邊苦苦啼叫。“苦來醉耳邊啼”應作“醉來耳邊苦啼”。

  “月斜西院愈聲悲”一句緊承“苦來醉耳邊啼”而來,寫詞人對于“幽禽”啼聲的感覺。這“幽禽”的啼叫已不僅是“苦啼”,而是愈啼愈悲。“月斜”即月影西沉,表明時間已晚;時間既晚,則啼叫之久可知。“愈聲悲”可見鳥之情切,實是借鳥的悲啼來顯示自己的悲苦心境。

  “青山無限好,猶道不如歸。”這兩句托出全詞的主旨:這兒的青山盡管無限美好,但杜鵑仍啼道:“不如歸去!”詞人在這里實際是借鳥的啼聲,表達自己“他鄉雖好,不如歸去”的心聲。這“青山無限好”顯然由李商隱的“夕陽無限好”詩句化出,兩句合起來又暗用王粲《登樓賦》和陶淵明《歸去來兮辭》之意。盡管這兒的山水很美,有松林竹林可供盤桓,有水有云可供觀賞,但畢竟身在官場如鳥在籠中,終不如退守田園那么自由自在。

  這首詞以鳥能人言、人鳥共鳴的巧思妙句,外化了詞人自身微妙復雜的隱秘心態,可謂深得托物言情之真味。

  全詞意境凄清幽冷,情感深沉。除了極好地運用了側面烘托的手法,另一特點是善于運用前人成句,且做到切合詞旨,手法成熟。

 

CopyRight @2021 www.nakajimasaki.com 課后學習網 All Rights Reserved

桃花社区高清视频完整版下载_桃花社区高清视频正版下载